mua

愿天下有情人皆为兄弟

【轩浩】甜饼小短打

“莫文轩,快点,小黄哥请我们吃东西。”

“来啦来啦。”


德高望重的黄校友不知发了什么善心,突然要请大家尝尝自己的手艺。搞了半天,他老人家上周飞成都公忙,结果自个儿耍得好不痛快,一顿吃吃喝喝,玩累了又觉得这煎煎饼有点意思,遂花重金找店家好好学习了一番。您还别笑,就这么个玩意儿,他还学了整整一星期。就这当儿,刚刚回上海,马不停蹄地就展示起自己的新手艺来了。


林嘉浩必然是不敢轻举妄动的,毕竟也是公司里的老人了,见识过这个CEO的傻劲儿。“你这都煎黑了!” 果不其然,倒霉的申义晟惨遭毒手,看那饼子煎得黢黑,想来是不大好吃的。他在那儿正偷着乐呢,黄校友又煎好了一张,请他过去品尝。

“林嘉浩,你的好了。”

“咦!” 见了申义晟的惨状,林嘉浩赶忙退避三舍。早知道是这么个玩意儿自己就不来了。正愁着怎么是好呢,莫文轩默默地挪了过来。

“莫文轩过来。”林嘉浩接过煎饼,顶着黄校友和善的眼神,递给了一旁等着的莫文轩。

莫文轩平素里虽然是对他哥的话言听计从,这次也伤了脑筋,毕竟有前车之鉴。看着他哥满怀期待的眼神,莫文轩一咬牙,一狠心,拿起来吹了一下。

闻起来还不错,姑且试试好了。


嗯,甜的,哥肯定爱吃。无视申义晟在一边大喊“好难吃”云云,莫文轩径直给林嘉浩递了过去。

我试过了,好吃。你放心吃好了。莫文轩有点小期待。

本想着会被拒绝,林嘉浩却接过来直接咬了一口。他哥是个小搨皮,吃东西却斯文得很,一小口一小口的,跟松鼠似的。莫文轩看他吃相可爱,一边咧嘴笑着。

咬了一口又不吃了,转身又塞给了莫文轩。明明是喊“哥”的人,怎么和小孩儿一样呢。莫文轩有些无奈。他哥嘴巴刁得很,总是瘦瘦小小的。上次出外景买了串糖葫芦,看他吃得那么开心,满以为这甜饼子他能多吃两口,没想吃了一口尝了个味儿就又作罢了。

莫文轩接过饼来,就着林嘉浩咬过的地方把剩下的吃完了。莫文轩大大咧咧惯了,林嘉浩却看在眼里。

“怎么也不知道换个地方咬啊……”林嘉浩一边心里埋怨着,耳朵却偷偷地红了。这小孩儿一向是直来直去,刚刚认识没几天,就缠着他叫他“哥”,过了两天改口了,又说什么“就是喜欢他”。林嘉浩自然是大惊失色,好家伙,自己还是个宝宝呢,怎么可以搞这种禁断之爱。


话是这样说不错,林嘉浩再固若金汤,也敌不过莫文轩一通死缠烂打的猛攻。没几天,这小手也勾了,莫文轩做的便当也吃了,该约会的地方也都一起去过了,唯独林嘉浩脸皮薄,小嘴儿一直不让亲。莫文轩也没有办法,虽然眼馋得很,却也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。


林嘉浩本来胃口就小,跟猫儿似的,经了下午这一通闹,更加吃不下饭了,勉勉强强动了几勺子,就喊着“饱了饱了”,不肯再多吃一点儿。

莫文轩有些无奈。 他哥这两天算是给他宠坏了。天天吃着自己做的便当,越发嘴刁了,这还闹起了小孩子脾气来。

“哥,再多吃几口吧,今天练了一天歌了,吃这么少晚上会饿的。”

“不吃不吃,你哥我说一不二!”

好嘛,这易安中学又出了个说一不二的狠角色。


晚上一个人回了宿舍,林嘉浩才吃起了任性的苦头。还没躺下呢,肚子就打起鼓来了。一时间腹如雷鸣,仿佛有车马之声,着实有些难忍。 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,公司里又没有小卖部,林嘉浩颇有些苦恼。


“早知道就听傻轩的了。”林嘉浩正后悔着,突然响起了敲门声。

正奇怪是谁夤夜造访,一开门就正对上莫文轩傻傻的咧嘴笑。

“傻轩?”

“哥,给你这个。”莫文轩一边合着门,一边递给林嘉浩一个袋子。林嘉浩接过来一看,里面是几个小煎饼,还热乎着。

“我怕你下午没吃饱,刚刚找小黄哥借的锅子,趁着还热乎就给你拿来了。”莫文轩一边说着,一边看着林嘉浩大口大口地咽着。“知道你爱吃甜嘛,我特地多加了糖。怎么样,好吃吗?”

“嗯嗯,好吃。”林嘉浩没想到莫文轩会专门给他做夜宵,更没想到他知道自己爱吃甜,只觉得这饼子好吃,罕见地没有口是心非。看着听了夸赞又开始傻笑的莫文轩,鬼使神差地凑了上去。

蜻蜓点水似的一个吻。

“请我吃夜宵的报酬。”林嘉浩只觉得自己的脸热得像木炭,赶忙替自己刚刚的冲动寻找借口。


莫文轩有点头晕。他感觉自己像一朵云,快要飘起来了。被自己心心念念的人亲了一下嘴唇,原来是这个感觉。

“哥,我明天还请你吃夜宵好不好?”

“哎呀你快回去睡觉吧你,明天还有课呢。”林嘉浩本来就窘得不行,哪里还受得了这个,赶紧把莫文轩往外推。

不知不觉自己已经被推到了门外,里面的人草草说了句晚安,就把门又合上了。

早知道就该一鼓作气,现在害起羞来了,自己碰不着了吧。关键时刻怎么老犯傻呢?


莫文轩同志,道阻且长啊。



【轩浩】哄哥哥要撒娇

“哥,你不要不理我。”

林嘉浩这两天有些疏远莫文轩。

林嘉浩和莫文轩在易安中学,是关系最好的拍档。发微博时不时互cue 一下对方,玩游戏也要偷偷凑到一起。出道艰难,少年出道更是艰难万分。有一个铁哥们儿在身边,实在是羡煞旁人。

然而关系再铁,也免不了闹些小矛盾。

“和易安中学-林嘉浩一起逛个街,吃个饭,看个电影。”配图是他和莫文轩在一块广告牌前荡来荡去。

看到莫文轩新更的微博,林嘉浩眉头一紧,暗叫一声事情不妙。

果不其然,出去喝了杯奶茶的功夫,林嘉浩摸出手机一看,评论区早已沦陷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你们怎么这么浪漫!”

“这是在。。。约会?[doge]”

放眼望去,没有一条正常的评论。

林嘉浩按灭手机,黑着脸来到了莫文轩面前。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不过是粉丝开了几个无伤大雅的玩笑,当了这么久爱豆,这些东西他总归知道些。然而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林嘉浩特别地烦闷。

“莫文轩!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正“咔滋咔滋”嚼着薯片的莫文轩本能地回头,一脸灿烂的笑容却对上了冰山似的林嘉浩。

“哥……谁惹你生气了吗?”饶是天真烂漫的莫文轩,也感受到了林嘉浩身上逼人的冷气。

“莫文轩,你发这条微博的时候有好好想过吗?你看看下面怎么说我们的?”说完不等莫文轩反应,丢下手机扬长而去。

“说得没毛病啊……”莫文轩简直有些抑郁了。

说起“易安中学最好的伙伴是谁”这个话题,莫文轩总是一脸傻笑地说出“林嘉浩”三个字,这个神态简直就像是偷吃糖果得逞了的小屁孩儿。

旁人都当他俩是最好的朋友,连林嘉浩也不例外。只有莫文轩自己心里知道,林嘉浩对他而言,并不是朋友的概念。

“如果那个人不能让你的小脑袋放烟花,让你的心脏蹦跳跳糖,让你的身体里开雪碧,那可能真的不是爱。”偶然看到这句话的时候,莫文轩突然明白了自己看到林嘉浩时的心情。

真的,就像是在放小烟花。

那是不是就说明,莫文轩对林嘉浩有了不同于友情的秘密情绪呢?

莫文轩有些怕了,他怕林嘉浩知道,又怕他不知道。他怕他知道了以后,会觉得自己恶心,再也不和他说话;可他又怕林嘉浩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意。

莫文轩遇到了一个浮士德式的矛盾。

“我发现你小子最近有点不老对劲。”

当亲哥林墨一脸严肃地对着林嘉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当事人心里其实已经明白了七八分。然而他还是准备装糊涂,企图蒙混过关。

“你和莫文轩,最近老感觉有点奇怪。”林嘉浩一听这话,暗自松了一口气。还好不是发现自己偷吃了他哥藏在床头柜里的零食。

“问你话呢,怎么呆头呆恼的,吓傻啦?”

“嗯?”林嘉浩突然回过神来。

“问你和莫文轩……嘿嘿,怎么回事儿?”

看着一年变态笑容的亲哥,林嘉浩突然很想断绝兄弟关系。

“哎哟我去,你该不会已经被他拿下了吧?亲弟啊,我刚刚还和何洛洛打赌,说你……”

林嘉浩有点摸不着头脑了。被拿下?被谁?莫文轩?

“哥,我们去吃冰糖葫芦吧!”

看着带着一脸天真笑脸向他扑过来的莫文轩,林嘉浩甩了甩头。才没有,我可是他哥啊,他怎么可能对我有那种心思呢?

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对他有了那种心思的呢?

莫文轩说不上来。也许是战战兢兢地发了自己穿着粉色衣服的照片,等着暴风骤雨般的吐槽,却被他评论“帅帅帅帅帅”,同系列的老傅却被吐槽“好粉啊”的时候;也许是第一次参加成长计划,明明也是身心俱疲,却还是一直陪着自己直到演出结束的时候;也许是写不出作文皱着眉头苦思冥想,小鼻子小眼睛全都挤在一起,让人看着又心疼又可爱的时候。也许是刚刚进公司,一眼就看到他,笑着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。莫文轩说不上来,但他确信,一直把自己当弟弟的人,自己却对他动了歪脑筋。

看着手里的手机上显示的自己刚刚发的那条微博,以及满身怒火的林嘉浩的背影,莫文轩知道自己把一切都给搞砸了。

真的闹脾气了。玩游戏也不和自己一组了,微博也不cue自己了,连说晚安也不和自己互动了。

“老傅,问你个问题吼。”

“喂?莫文轩吗?你刚刚说啥?”正在吃火锅的傅韵哲突然接到莫文轩的电话,感觉撸了把袖子,和对面的人打了个招呼就起身往门外走去。

“我就想问问你,如果你家鲨鱼生气了,你怎么哄他?”

“鲨鱼?鲨鱼不跟我生气啊,你问这个干嘛?”
“……”

突然被挂电话的傅韵哲摊了摊手,回屋吃火锅去了。

林嘉浩开始发现自己不对劲,是从昨天和莫文轩出外景开始的。

都怪莫文轩,好好的录着节目呢,突然一把把自己搂住,搞得自己意乱神迷。

话说回来,莫文轩的胸膛真热乎。

想什么呢!林嘉浩定了定神,阻止自己往更深的地方滑去。

毕竟是自己的弟弟啊,自己不能那么禽兽。

怎么办呢?要不,稍微冷他一下吧。自己也好好冷静冷静。他可是口口声声叫着自己哥哥呢,不能把他带坏。

微博互动暂时不要了吧,和上次一样,自己又要歪想了。游戏也不要离太近,现在这种情况,不能再有肢体接触了。

莫文轩发那条微博的时候,其实是存了私心的。

他想让林嘉浩知道,知道自己的小心思。

没成想弄巧成拙,倒生起自己的气来了。这可怎么是好。

去外地录节目的路上,和自己一句话也没说。公司里的人都说他俩关系铁,这种事从来没有发生过。

录完节目准备返程,在机场候机。

心里一直念着的人正在身边站着,自己却没有勇气上去搭话,只好戳戳他的手臂,期待他像以前一样笑着和自己打闹。

可惜并没有。

“哥,你不要不理我。”身边的人微微颤抖了一下,但没有回应。

莫文轩委屈极了。自己是犯了错,可自己是弟弟,哥哥怎么能一直生弟弟的气呢?

听到这句话伴随着一股热气在耳边散开的时候,林嘉浩知道自己还是输了。

算了,禽兽就禽兽吧,谁不是呢。孙亦航哥哥和展逸文哥哥不就是这样吗?

“喏,这个给你。”刚听见林嘉浩叫自己的时候,莫文轩吓了一跳。林嘉浩好久没和自己说话了,久到自己都感觉有些陌生了。

“怎么,几天没说话就不认识我了?”看着愣头愣脑的莫文轩,林嘉浩颇有些无奈。

“真是个傻轩。”一边说着,林嘉浩从包里掏出一个白色的拳击熊来。“看你在北京看了老半天了,哥哥心疼你,给你买下来了。

林嘉浩一边抬着下巴装大佬,实际有点心虚。自己都冷了他这么多天了,会不会和自己发脾气?这里这么多人,会不会……

正想着,突然就被一把抱住了。林嘉浩有些愕然。莫文轩身上暖洋洋的,林嘉浩觉得莫名舒服。

“哥,以后不许不理我。”

“好啦好啦,哥答应你啦。”

小男孩儿撒起娇来,真是让人承受不住呢。

【轩浩】哥哥保护计划

“哥,以后我来保护你。”

放学回家的路上,莫文轩突然朝着走在前面的林嘉浩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说什么呢傻小子,我可是你哥啊。”听到身后突如其来的豪言壮语,林嘉浩不禁虎躯一震。自家弟弟这两年抽条飞快,一天天噌噌往上长,眼瞧着就比作为哥哥的林嘉浩高出了半个头。就为这,林嘉浩这个大两个多月的哥哥,常常被错认成莫文轩的弟弟。关键这小孩儿听了还得意的不得了,今天竟然还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可是我比哥高啊,手也比哥的大,当然应该由我来保护你啊。”

林嘉浩一听这话,鼻子都给气歪了:“臭小子你了不起啊,你不就比我高那么一点点吗?还有你那双大手,跟蒲扇似的,有我手好看吗?”

“没有没有,哥你最好看,不光手好看,你哪里都好看。”莫文轩被自家哥哥一顿抢白,也不恼,反带着笑去拉林嘉浩的手。

“臭小子你干嘛呢。”林嘉浩突然被拉了一下手,心尖儿上倏地过了一股电流,脸也不自觉起了可疑的红晕。忙想甩开莫文轩的大手,却被牢牢握住。

“哥你的手太冰了,我帮你暖暖。”

莫文轩七岁认识了林嘉浩。那天放学回家,莫文轩看见客厅里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,身后怯生生地躲着一个小男孩儿。

后来那个女人成了莫文轩的妈妈,男孩儿成了他哥。

“哥,你怎么看起来比我还小呢?”刚认识的那几天,莫文轩常常逗林嘉浩玩儿。林嘉浩听了总是会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。

再后来大一些了,林嘉浩对自己“哥哥”的地位越来越看重,常常标榜自己比莫文轩大整整两个月零二十天,不允许莫文轩“没大没小”。

林嘉浩自以为自己这个哥哥当得非常称职。

“莫文轩,你哥找你!”第一节课还差一会儿,门口的同学转过头叫了一声莫文轩。

“臭小子你早上又没吃早饭吧?喏,豆浆和油条,还热乎着,赶紧吃了上课。”

“嘿嘿,哥你怎么对我这么好。”

“废话,我就你一个弟弟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?”林嘉浩最怕他肉麻,把早饭递给莫文轩就急忙走了。

莫文轩拿着豆浆和油条,坐在教室里开始狼吞虎咽。

“莫文轩你没事吧,你早上不刚吃了吗?怎么跟三天没吃饭似的?”同桌温柔提醒,怕他噎着。

“去去去,哥专门给我买的我能浪费了吗?你个榆木脑袋啥都不懂。”

莫文轩下午会和舞蹈社一起去练舞。

林嘉浩偶尔会去看。他不得不承认他弟跳舞很帅,但他很少说出来,免得莫文轩嘚瑟。

“哥,我刚刚跳舞帅不?”莫文轩一把拽下发带,单手撑在林嘉浩头侧的墙壁上,居高临下的望着他。

林嘉浩突然感受到了一阵强有力的压制,不由有点脸红,瞪着莫文轩说:“帅个屁,等你这么久还不回家。”

“哎呀哥你别不好意思嘛,我刚刚观察你半天了,你一直在偷偷看我。”

“我看我弟看得正大光明坦坦荡荡合理合理,用得着偷看吗?练舞都不专心,怪不得人家老师只表扬那么余什么阳。”

“哥你怎么还看别人呀!我不高兴了。”

看着气鼓鼓的莫文轩,林嘉浩很无奈。这青春期的小男孩儿心思真是太难猜了。

林嘉浩最近莫名慌张。

他最近好像有点怕莫文轩。看见莫文轩会脸红,还会尽量避免和莫文轩肢体接触。他觉得自己有点奇怪。自己究竟在害怕些什么?小时候,爸爸喜欢喝酒。喝醉了就打妈妈,也打自己。他常常一个人躲在仓库里,让自己和这个恐怖的世界隔绝。后来妈妈带着自己和莫文轩的爸爸在一起,生活开始幸福起来。但他还是喜欢把自己和外界隔离开来,书上说,这是和社会保持“神圣的距离”,这种距离使他安心。以前那么苦他都没有怕过,现在生活变好了,他又在怕些什么?林嘉浩很慌,脑子里很乱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这两天先躲躲莫文轩吧,等过两天和同桌好好聊聊。

“老傅,我有件事儿想和你聊聊。”

“[自动回复]您好,我现在有事不在,一会再和您联系。”

???

“老傅,你哪里浪去了,消息也不回?”林嘉浩心急,直接拨了个电话过去。

“喂?嘉浩啊!嗨!瞧你这话说的,我不是有要紧事嘛,走不开!”

“陪你家鱼儿吧,得得得,您公忙!”

“哎哎,您可别!小的但听您吩咐!”

“别贫了,我问你个事儿呗。”

“啥事儿呀这么大阵仗?”

“我吧,我就和我……就是我看见一人,我就脸红心跳,还有点害怕,你说什么回事儿呀?”林嘉浩简直不知道怎么描述了。

“你欠他钱啦?”

“再有一句不正经的信不信我把你头打歪?”

“手下留情!你这情况如果不是不是欠人钱了,那就是喜欢上他了。诶?怎么回事呀,我们林少看上谁了,说来听听,兄弟给你……”

林嘉浩实在听不下去,直接挂了傅韵哲的电话。但是傅韵哲的话还是印在了林嘉浩脑子里。

“怎么可能,他是我弟啊……”

莫文轩看着进了卧室之后就闷着的林嘉浩,心情有点复杂。

他又去找那个老傅讲电话,哼。

学校里也不和我一起吃饭,就和那个老傅一起吃,哼!

那个老傅好讨厌啊啊啊啊!

可是人家比我高,比我壮,还比我黑,好像确实更能保护哥吧。

他多想一夜之间就能长大,那样他就能把林嘉浩保护得死死的,一点儿都不让那个老傅碰到。

是啊,他哥虽然毒舌,虽然拽的二五八万,但他就是很想保护他。他总觉得他哥用一扇门把自己关了起来,远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。他想打开这扇门,然后好好拥抱他,让他不受一点儿伤,告诉他莫文轩会一直陪在林嘉浩身边。

他多想保护林嘉浩啊。

第二天一早,看着自己面前,顶着两个黑眼圈来领早饭的莫文轩,林嘉浩着实吓了一跳。

“我说莫文轩你怎么回事儿呀?我又没打呼噜你怎么还没睡好呢?”

“我没事儿,哥,你快回去上课吧,别迟到了。”

一脸丧气地回到座位上,同桌余沐阳马上致以了亲切的问候:“怎么了你这是?和你哥吵架啦?”

“去去去,烦着呢!”

“说来听听嘛,有什么不开心的,让我开心开心!”

“哎我说你这鱼怎么讨厌呢?”

“抱歉抱歉,说正事!”

“我哥最近都不怎么理我了,看见我就躲,怕我似的。这还不算,他还跟一个叫什么老傅的特别好,吃饭也一块儿,走路也一块儿,晚上还讲电话,还不让我听,你说气人不气人?”

余沐阳表示一言难尽。

“那你……主动和他搭话呗,多制造一点接触机会,那个老傅不就没办法得手了吗?”

傅韵哲,回头再跟你算账。

林嘉浩觉得头很大。

那个臭小子今天不知道突然抽什么风,说什么“我要保护你”之类的话,还突然牵他手。他有点不知所措。他很怕,他怕这个小男孩儿一天天长大,会不再需要他这个哥哥。可是同时,他又有一点隐秘的喜悦,莫文轩这样说,让他心里压了很久的担子,有了一丝丝的轻松。

冬天手确实会有点冷。

然后莫文轩的手真的很暖和。

林嘉浩刷到了一条家暴的新闻。新闻里的丈夫经常酗酒,醉酒以后对妻子儿女动辄打骂。林嘉浩只觉得那几个孩子像极了当时的他。

林嘉浩万万没想到,自己晚上会做噩梦。他梦见自己以前的父亲喝醉了酒,拿着皮带疯狂地抽打自己的母亲,自己在一边站着,哭不出更逃不掉,只能无助地发抖。母亲的哭喊声像钢针一样锥刺着他的神经。他想大叫,却发现自己的嗓子哑了,一个音节都发不出。

莫文轩是被身边的震动弄醒的。他睁开眼,只见林嘉浩满头大汗,身体不停颤抖。莫文轩一时慌了神,又不敢轻举妄动,完全不知所措。这个时候,他看到林嘉浩嘴唇翕张,似乎在念着什么。他伏下身,凑上去仔细听着。

别打我,爸爸。

林嘉浩用气声说。

应该是做噩梦了。莫文轩松了一口气。看着林嘉浩这么痛苦,莫文轩没有别的办法,只好轻轻抱住林嘉浩,在他耳边一遍遍轻念:别怕,我在,我会保护你。

林嘉浩突然感受到一阵温暖,好像被谁轻轻环抱住一样。那个人用一个很轻很轻的声音说:别怕,我在,我会保护你。

是莫文轩。

这个念头让林嘉浩突然清醒了过来。

看着抱住自己的莫文轩,林嘉浩出奇地平静。

“莫文轩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给你讲个故事吧。”林嘉浩不知道自己在抽什么风。

“以前有个小男孩儿,和妈妈住在一起。有一个男人很坏,会经常打他们。然后有一天,小男孩儿发现了一个仓库,他发现躲在里面很安全,因为谁也找不到他。”

林嘉浩顿了顿,莫文轩没有说话。

“小男孩儿其实一点也不快乐。因为虽然他可以躲起来,但是他还是很害怕。他怕他永远都只能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,没有人愿意和他在一起。”林嘉浩有些哽咽。有些东西埋得越久,挖出来就越痛。所以他从来不去碰那些东西,就让它刺在心底,隐隐作痛却不至于要命。但是莫文轩在这里,他突然不那么坚决了。

“莫文轩,那个小男孩儿就是我。那个男人就是我以前的爸爸。”

莫文轩一时语塞。

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一时之间翻涌而出的感情,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躺在自己身边的哥哥。他很心疼身旁这个瘦瘦小小,却会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哥哥,更心疼那个明明很敏感,却不得不让自己坚强,甚至不惜封闭自己的林嘉浩。

他把林嘉浩搂到了怀里。

“哥,以后有我,我会保护你。”

月光如水,在林嘉浩唇上镀上润色。莫文轩鬼使神差地,贴上去了自己的唇。

一阵灼热的呼吸逼近,林嘉浩只觉天旋地转。清醒过来时,唇上的温热还未散尽。林嘉浩突然觉得眼好酸,他把头埋到莫文轩怀里嚎啕大哭。莫文轩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的背,简单的动作却有着安抚人心的力量。

林嘉浩沉沉睡去,无梦。

“哥,我要和你说个秘密。”

“你喜欢我?”

“你知道就不算秘密啦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

“其实我每天都会吃早饭的。”

“那你不和我说?害得我每天都给你买。”

“那样的话每天都可以多见你一次啊。”

“臭小子你有病吧!”

“喜欢上哥,就是我永远治不好的病啊。”